未破解的密码锁

   “鱼形锁”“生肖锁”“城门锁”……一走进林振涛的中华古锁博物馆,就像走进了一个锁具王国,墙上、展示柜里到处是形形色色的锁。


  今年40岁的福州人林振涛,看起来十分年轻,但收藏锁具却已近20年。他的博物馆里,收藏了大大小小5000多把锁,从唐代到民国,各个年代的都有。而他2006年收藏的一把八国联军侵华时外国人遗留的银行密码锁,至今无人打得开。


  锁芯藏着“婚约字条”


  “1992年,我收藏了第一把锁,从此对锁的喜爱一发不可收拾。”林振涛说,那把锁是他在北京从一个60多岁的老人那里淘来的,当时只觉得锁特别好看,工艺特别好,但没有钥匙。为了打开这把古香古色的锁,他费尽了心思。没想到,终于配到钥匙时,锁芯里居然还出现了一张“婚约字条”。


  那时的他兴奋不已,心里猜想着,“这难道是一把鸳鸯锁?一方收藏着锁,一方收藏着钥匙,相聚的那天,如果双方还相恋,就拿出婚约证明?”林振涛说,这番美丽的遐想,让他坚信一把锁记录着一个故事,引发了他的“淘”锁热情。


  早年林振涛跟着剧组拍电视剧,要在全国各地到处跑,这样的工作也给他的“淘”锁带来了许多便利。每到一个地方,他就向当地的古玩专家打听什么地方能够买到古锁。每次在外办完公事后,他第一件事就是去当地的文物市场和旧货市场,寻找心仪的锁。


  有一次在湖北,林振涛打听到一户人家家里有一把清朝早期的古兽锁,十分别致,但是主人家就是不卖。当时卖家手里只有一个锁头,锁的锁芯和钥匙已经缺失了。为了让卖家出让,他往卖家家里跑了五六趟,特意探访了这类古锁的构造,想方设法给古兽锁补齐了锁芯和钥匙,免费送给了卖家。一来二往,双方成为了朋友,林振涛最终感动了卖家,如愿以偿得到了那把锁。


  林振涛对锁的痴迷,也感染了周围的朋友、同事。他们只要知道谁家有古锁,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林振涛。慢慢地,他家的锁就越来越多,叫他“古锁王”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
  遗憾2006年收藏的密码锁就是打不开


  “从唐代到民国期间的锁,我这里可以说是全国种类最多,数量最多的。”林振涛说。


  如全国最小的鸡心锁,全国只有两把,他有一把;独特的贞操锁,他不仅有十多把,还有纯金的;十二生肖造型的锁具,他有全套的……


  对锁的多年研究,也让林振涛练就了一身开锁的本领。“一般的古锁,到我手里,我就知道怎么开。就算是丢了钥匙的锁,我也能配出钥匙来。”林振涛一直自信满满,直到2006年,他收藏了一把八国联军侵华时外国人遗留的银行密码锁,才真正领悟到天外有天。


  “那锁上,总共就只有9个数字,但是我试了不知几百几千次,就是打不开。”林振涛说,他曾经跟多个开锁大王研究过这把锁,但是大家都没能打开。


  这把锁,至今仍是林振涛收藏生涯里的一大遗憾。“我只能认为这把锁除了数字密码外,可能还有别的机关。”


  也正是由于这番经历,更让他坚信锁文化的博大精深,加大了他对古锁的热情。


  自费办古锁博物馆


  2011年11月,林振涛在福州市鼓楼区凤湖路,自费办起了我省第一家个人古锁博物馆——中华古锁博物馆。据林振涛说,这是福建省第一家古锁博物馆。“主要是想让中国的锁文化流传下去,让更多的人了解古锁。我自己收藏只是自我欣赏,属于独乐乐,现在我想拿出来与众人分享。”林振涛说。


推荐新闻